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eidong1953

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感悟人生路上的跌跌撞撞,博客文章均为原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往事之——度荒  

2012-02-13 14:24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960年,好像前几天菜市场还有好多菜呢,突然间连个菜毛都摸不着了,一切食品都实行了配给制,粮食也是定量的。那时的副食本就是一家子的命,没有副食本什么也买不着。偏偏在那时我们家的副食本丢了,整整一个月才给补发,眼巴巴的盼着,眼都蓝了。那时的粮食太金贵了,可能是怕有人倒卖吧,车站码头查带粮食的,就像现在查走私、查毒品一样。记得我爸回老家,我妈缝了一个擀面棍儿粗细的长布袋儿,装上大米缠在腰里,提心吊胆就怕被人搜出来。还好,混过去了。那可是救命的粮食。我爸妈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,上顾老下顾小,粮食哪够吃啊。野菜、豆腐渣、高粱面,我都吃怵了。老家还总来人,日子真不好过啊。每天别说剩饭,喝完了粥都要使劲把碗舔干净。有人说我脖子长,也许就是那会儿经常抻着脖子舔碗舔的。好多人因为营养不良而浮肿,上课时老师戳戳孩子的脑门,哪个戳下去有坑就给黄豆票,我那时真希望自己浮肿啊!

那一年我老爷爷,就是我爸爸的爷爷,饿死了,当年的地主竟被饿死了,简直太讽刺了。我爸带着我和弟弟去奔丧。老爷爷最疼我,我是四辈儿的头一个嘛。但那时不知道死是什么概念,所以并不悲伤。村头搭的灵棚,我和弟弟一次一次地被按下磕头,一让站起来我就钻到别处看热闹,不知是谁踩了我一下子,我“哇——”一声哭了。婶子大娘们泪眼吧擦的摸着我的头说:“看这孩子哭的,老爷爷真没白疼”。往事之——度荒 - weidong1953 - weidong1953

我们住的大杂院有7户人家,热心的李大娘在大红桥附近上班,那天神秘兮兮的说,她们单位附近菜地里割韭菜了,让院儿里的孩子们去挖韭菜根儿,她跟人家熟,不然不让挖的。第二天每家一个孩子带个口袋就出发了,过了天津西站又走了老远才到地方,找到李大娘,她带我们到了菜地,每人挖了大半口袋,看看要下雨了,赶紧收拾往家走。走到半路,雨来了,瓢泼似的啊!我们赶紧跑到105厂墙根那避雨,好容易等到雨小了,撒丫子往家跑,反正身上早就湿了。各条胡同已成河了。家长们站在水里焦急的等待着,看到我们一群泥猴一样的孩子背着口袋来了,那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。然后,各家洗菜做饭,我记得晚饭时全院都是韭菜味,大家吃的那叫一个香啊!我想,可能当年朱元璋喝“珍珠翡翠白玉汤”就这感觉吧。

61年我小弟弟出生了,他是夜里我妈妈纺着线时在家出生的,我被吵醒时弟弟正被接生的大夫倒提着两脚,头冲下,因为他生出来不会哭。我被邻居大婶带到别处,天快亮时才让进屋。我那可怜的妈,整个月子吃的是特供产妇的,仅有的二斤冻鸡蛋黄子,还有我大姨偷着用高价买的5个鸡蛋,那还没舍得都吃了。所以我小弟弟先天不足,后天亏损,一直没长开,个子比我大弟弟小很多。

经历了那场自然灾害,知道了饿是什么滋味,发誓不糟蹋粮食,不管多富裕,绝对不能烧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5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